苏州碧螺春,茗碗有奇珍

红茶馆
红茶馆
红茶馆
1508
文章
0
评论
2020年10月13日18:31:32 评论
摘要

古往今来,写碧螺春的太多。陆廷灿《续茶经》中有引《随见录》记载:涧庭山有茶,微似芥而细,味甚甘香,俗呼为 吓煞人产碧嫘峰者尤佳,名碧螺春。 龚自珍 《戊戌会稽茶》茶以洞庭山之碧螺春为天下第一,古人未知也 民国十八年,李根源寻访东山灵源

古往今来,写碧螺春的太多。陆廷灿《续茶经》中有引《随见录》记载:“涧庭山有茶,微似芥而细,味甚甘香,俗呼为 ’吓煞人’产碧嫘峰者尤佳,名碧螺春。” 龚自珍

《戊戌会稽茶》“茶以洞庭山之碧螺春为天下第一,古人未知也……” 民国十八年,李根源寻访东山灵源寺,其《吴郡西山访古记〉自述: “二十四日,入灵源寺,小坐可月堂,煎灵泉,试碧螺春,别饶风味。碧摞之美洋溢海内,其名己浪得者哉!” 至现当代,更有周瘦鹃《洞庭碧螺春〉等名篇。

互联网上关于 “碧螺春” “吓煞人香” 的传奇铺天盖地。

为了寻找我自己对碧螺春的感觉,我连续两年去洞庭东山西山踏勘。

江苏境内多地都生产碧螺春,在某种意义上,“碧螺春” 已经成了各地茶叶加工的一种工艺。育一年,我去广西桂林龙脊梯田,登山顶,见有小店供应茶,我掏出30元钱,店主把整个茶罐都端了出来,任我们畅开喝。打开茶罐,见茶色翠绿裹白毫,虽有几叶稍大,但通体条索幼小腾曲,泡在杯中须臾便沉底,像碧螺春。我喝一口,便笑问店主: “我要喝龙脊茶,你怎么给我碧螺春?”店主无奈实话相告,广西地处华南,春天来得旱,三月初的茶树已爆嫩芽,吴地茶商专来龙脊,授以碧螺春制作工艺,终以每斤60元的低价收购,贴上标签,以明前碧螺螺春为名在上海等地出售。我顿时愕然,每年所见以豪华包装的特级明前碧螺春有多少源自广西?

后来我看到一份资料,记录了1988年茶叶市场逐渐放开时的情景,那一年,洞庭山西山碧螺春茶叶总晕在35吨左右.苏州茶叶市场冒出的 “碧螺春” 茶却有两干吨上下,假冒的碧螺春茶主要来是四川、浙江等地。

无论四川、浙江,乃至广西,都有自己的好茶。冒牌,也许是因为在“碧螺春” 面前,他们自惭形秽,自叹不如。

我去洞庭山看茶,正是想更加脚踏实地的了解原产地的碧螺春的与别地 “碧螺春” 的不同之处、不凡之处。

2016年春,抵达东山的当天下午,我们登碧嫘峰二十四湾。二十四湾是条古道,嘉庆廿四年(1819) 由当地民众捐资而建。至山顶,远眺太湖,水天一色,浩淼壮阔,不由想起清代诗人李慈茗的一首《水调歌头•碧螺春》 : “谁摘碧天色?点入小龙团。太湖万顷云水,渲染几经年。应是露华春晓,多少渔娘眉翠,滴向镜台边。采集锗笼去,还道贷螺衮。龙井清,武夷润,芥山鲜。瓷瓯银碗同涤,三美一齐兼。时有惠风徐至,赢得嫩香盈抱,绿唾上衣妍。想见蓬壶境,清绕御炉烟……” 词中好旬将烟波太湖与碧螺春连在一起了。都说好茶要水滋润,东山西山的茶园,面临太湖,独享氤氩水气,独特的地理环境正是碧螺春不同凡响的原因之一。

早就听说碧螺春茶与果树交叉种植,在登二十四湾途中,我亲眼目睹茶丛中高大的杨梅树、枇杷树以及桃、李、梅、桔、白果、石榴等果木。果树高大,采杨梅时要搭脚手架,似乎就是明证。

当地村民在户口本上登记的身份是 “茶果农” 。他们告诉我茶季一过,就要采枇杷杨梅桃李桔,几乎四季不断。我到过许多茶山,无一处像洞庭东山西山洱阱轧 把茶与果结合得如此紧密的。茶树、果树枝垭相连,根脉相通,茶吸果香,花窖茶味,碧螺春花香果味的天然品质由此而来。

2017年3月21日,我在西山东村张家湾的茶山,又看到那里的茶果间隔交错种植。东村张家湾,旧属碧螺春发源地之一堂里乡,今属金庭镍,临太湖,风景极好。原定3月20日首采,无奈下雨,碧螺春茶人不顾央视的摄像机架在太湖边准备实况转播,说雨中采茶,水分太多,影响品质,坚持不采。

我去的那天,正晴好。驱车过大湖大桥,,再过东村,茶农沈土东在路边等我们,身边还有一位叫陈俊的年轻人,也是慕名前来探茶的。老沈今年郎岁,19?2年高中毕业开始做茶,当过大队支部书记、镇环卫所所长,家有茶山六七亩,祖辈种茶做茶。

张家湾是个自然村,村口见一老屋,贷瓦黄泥墙,下半三分之一的墙体用山石垒砌,木窗,屋顶的线条很是柔美。这样古朴简洁的明代老屋现在已很少见到。再走几步,又见三棵香樟古树,最大的那棵,有800年树龄。老屋,古树,沈士东的祖祖辈辈也许从那时就扎根落户在这山坳里,以种茶植果为生。

山不高,茶树瞒坡,茶树丛中的果树有的还悬留着去年未滴的桔子,有的刚长出含苞的枇杷少女,杨梅树则像一柄撑开的大伞,为茶树遮荫。这座无名小山茶园规模较小,种茶人家却有好几户,伯采茶工分不清哪家的茶,茶树上分别系着红的、蓝的、、白的塑料带。老沈家的茶树系的是蓝色塑料带。老沈告诉我,他们家采制的成品茶,丁年也就两冒来斤,明前百把斤,雨前百把斤,过了谷雨再也不采。碧螺春的金贵也许就在春天的 “嫩” 上。

一个上午,老沈和他的老伴采了约2斤鲜叶,拣去老叶后,留下茶芽1斤4两,嫩绿色的一盆,相当诱人。

从山上下来,老沈就开始做茶。炉灶上三口大铁锅,老伴在后面炉膛饶柴火,老沈就在锅里吵茶,杀青、操青、成形,整整40分钟,手不离锅,茶不离手,一气呵成。锅里温度最高时有20多度,搡青、、成形时温度略低,老沈根据需要不时用苏州绵软的口音向老伴发指令: “温度再高点” 、 “火头忒旺哉,……老夫妻俩这样的合作有四十来年了,相当默契。看看青绿的鲜叶,随着老沈一连串的动作在锅里跃动,锅里升腾起一股飘逸的轻烟,烟中含茶香,很妤闻。碧螺春,从一片青叶到一粒碧螺,万干揉捏获新生,凤凰涅槃,痛苦而美丽的蜕变,像是热锅中的芭蕾!

老沈不间歇的用传统手法做茶,待到碧螺春成形起毫飘香的那一刻,已有汗珠在他额上轻沁。左手臂略略靠在锅台上,我这时才发现,这锅台是略带坡度的,这个坡度就是让茶农炒制时累了可以略略依靠一下,而不影响双手继续做茶。老沈告诉我这锅台的高低设计也因人而异,做茶人如果个子比我高,那锅台就一定要高些,不然他太累。做茶小作坊的优点似乎更因人制宜,更人性化

这是名副其实的头锅碧螺春茶,稍稍冷却后,称了一下,3两茶,差不多每4 斤新鲜茶芽妙制1 斤成品茶。

我们在老沈家的八仙桌旁坐下,老沈取出玻璃杯,盛放大半杯热水,然后抓一撮头锅碧螺春茶没入杯中,看嫩芽在杯中稍稍舞动几下便迅速沉底,随即一股清香飘来,带着果香的丝丝甜味。喝碧螺春就是要品尝舌尖那若有若无的淡淡花果甘甜,有如空谷幽兰,雪泥鸿爪,我静心感受,醉往太湖畔春风微熏的傍晚。

陈俊带着一帮年轻人看老沈家的茶山去了,屋里只剩我们四位老人,品着茶我听老沈说他的故事。1974年,他高中毕业以后两年,曾有一次被保送到北京某大学深造读外国语的机会,他放弃了。原因之一,幼年丧父的他要陪母亲。母亲就他一个孩子,他出远门,母亲怎么办?这一呆,就在这山村四十多年。我开玩笑说: “那时你去念大学了,说不定现在是个外交宫。”老沈敦厚地笑了笑: “现在也蛮好。” 儿子媳妇都在苏州市区工作,老伴也在市区帮管儿子带第三代,多少次儿子也劝他去市区生活,他听不进,他仍固执地守着茶园果园。

临别的时候,老沈将他的头锅碧螺春给我装了一两多,说: “你下次来,我陪你去看东村古村落、堂里古村落,堂里也有雕花楼,也很漂亮。”

雕花楼、苏作明清家具、苏州刺绣、紫金庵泥塑,苏州园林、苏州弹词和昆曲……我忽然觉这洞庭碧螺春与这一切居然那么融洽。这种特别的吴侬文化的背景,是任何地方所没有的。

周瘦鹃有词《望江南》 : “苏州好,茗碗有奇珍。嫩叶喷香人吓煞,纤茸浮显碧螺春,齿颊亦留芬。” 这 “苏州好” ,才是 “茗碗有奇珍” 的本源。

老沈给我的头锅碧螺春,我视作奇

珍,有好朋友来才一起分享。艺术评论家具亮喝了连称极品, “从未喝到过浓郁与清香并存的味道,迭只茶老卵额,可以当酒喝,喝完后都会不得丢掉。” 他果真把茶叶嚼在口中,连称齿跟留香, “嚼到最后,有一种嚼花的感觉。”

嚼完,吴亮播放了一曲德国钢琴家阿劳演奏的贝多芬的《月光奏鸣曲》 ,听着柔曼如水的音乐,昊亮说: “这茶是可以与这乐曲遛美的。” 视屏中,阿劳在琴键中滑动的手指,更像是在抚摸月光下的湖水。这一刻,我觉得阿劳抚摸的是孕育碧螺春的太湖水。

  • 我的微信
  • 微信扫一扫
  • weinxin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
  • 微信扫一扫
  • weinxin
红茶馆
  • 本文由 发表于 2020年10月13日18:31:32
  • 本站文章来自互联网收集,不代表本站立场,仅限学习交流使用。如果英德红茶馆门户网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直接和我们联系,我们会在24小时内予与处理。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:https://www.hcguan.com/232.html
匿名

发表评论

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